首页 >  人文 >  陈年往事

我的父亲母亲

摘要:我们的父亲是伟大的父亲,母亲是伟大的母亲。不是他们为国家贡献大小,或给我们留下多少遗产,而是因为他们给了我们的生命,并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弟姐妹七人扯大成人、成家立业,才有我们今天的一切。

 

父亲,个子高挑瘦削,是个忠直善良的人。他于1908年农历10月30日生,享年74岁,他排行第六,村里村外人称他六爹。

母亲,是个敦实、精练、能干、勤俭的农家妇女。她生于1910年农历11月16日,享年89岁,乡亲乡里都称她六奶。

我们的父亲是伟大的父亲,母亲是伟大的母亲。不是他们为国家贡献大小,或给我们留下多少遗产,而是因为他们给了我们的生命,并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弟姐妹七人扯大成人、成家立业,才有我们今天的一切。

父母亲的遗产,令我们受用终身。

父母亲留给我们兄弟的产业是:每份两间泥砖瓦房,说实话,这两间房也是在我16岁建二座时亲自提泥搬砖建造才有的。兄弟分家时,我只领到瓦煲一个,俗称“狗乸煲”。面对父母分给我们的家产,至今我对他俩没有丝毫怨言。

父亲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是三句话。一是,人的一生不能贪,贪字写成贫,贪不会长久,只有靠自己双手做才是长久;二是,不能欺负、小看别人,如人家暂时穷,但人家将来会富的,今代没有下一代有。今代人不聪明,相信他下代会做世界,出人才;三是,人的一生中如果帮不了别人,但千万不能害人。父亲这些遗产我深深继承了。

母亲留给我们的“勤力读书,将来揾自在饭食”这笔遗产起初我也领了,可惜在读初中二年级时,来了个文化大革命。但母亲留给的我会传承,鼓舞后代,励志力学,积极向上。

父亲的心,母亲的爱,令我们感动落泪。

俗言话“严父慈母”,但我总觉得父亲是个和蔼慈祥的人。

12岁那年,我在导正小学读六年级时,每周星期日晚回校,父亲总是挤出时间送我过水口高坎路段(高坎路段底下是水口河,河岸是十多米高的悬崖,悬崖面才是路,路窄弯曲多,而且经常崩塌的地方),还咛嘱“慢行,天还早,不要跌倒”,每次我过了青山村边的路,回头看时,路那头还站着对我放心不下的身影。

我还在大井中学读高中期间,约在1971年夏季的一天,父亲去阳春探哥哥在回家路经大井中学,找到我,从挂包里掏出一个面包让我吃,并站在旁边,看着我把面包吃完,才踏上回家的路。47年过去了,至今我还在想,这面包肯定是哥给他准备在路途充饥的,但他舍不得吃完,而留给我的。

虽然母亲常常告诫我们“要勤奋读书”,但我在大井中学读初、高中的几年里,每当星期日下午遇上刮风下雨、天寒地冻时,总是听到她叹气着:“唉!咁样的天气,又要回校了,想学几个字辛苦啊!”而且数不清的次数,她站在大门口,目送我们返校的背影渐行渐远。

曾记得,一个寒冬的晚上,母亲赶在集体开夜工,留着幼小的我独自在厨房里生火取暖。深夜,我伏在小板凳睡着了,当她回来的时候,第一时间把我抱在怀里。我在矇眬中听到她自言自语:“天呀,我太大意,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,万一烧着火,怎么办啊?”自那天起,母亲不再让我一个人留在家里。

父母的为人,让我们骄傲和自豪。

父亲一生忠直善良,办事公道,村中很多纠纷或兄弟分家等矛盾,都请他去解决,村里村外的人都敬崇他。同时他也很关心集体。当时他为生产队养水牛两头,担心牛吃不饱,每天都赶到较远、草资源较多的地方放养。每当遇上低温阴雨无法放养时,他总是把家中的粥、饭提去喂牛,有时候母亲也唠叨一句:“吓死,牛比人还宝贵,侬饿了,都无得食。”父亲听了,说牛同样饿的,母亲又不哼声了。

哪家人没钱看病,父亲知道了,往往会边递钱边对他人讲:“我今日身上刚好有5角钱,够挂号费了,你拿去看病吧。”(上世纪七十年代,生产队给合作医疗费,吃药不用钱,看病只需一角钱挂号费)。“我带有2元钱,拿去买剂药吧,有病拖不得的。”

 

父亲处事公道。据说,在解放前两年,我村陈氏修缮担竹坑十一世祖墓,请祖回墓分猪肉时,村里有一人嫌自家分得的猪肉丑,不满意,闹起来。父亲知道后,立即将自家份下分得的猪肉换给吵闹者,及时化解了矛盾。至今此事在桃坑村流传为佳话。

母亲是个勤俭持家的农家妇女。她一字不识,但她针线活很了得,不论是纺纱、织布、缝衫、做鞋样样来得,而且做出的衣物漂亮大方、合身得体。她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过于操劳,二十多年来一直患上慢性支气管炎,治不好,每到夜间鸡啼便咳嗽不停声,但她还是为我们一家操劳着。夜里,每当我醒来,她还在煤油灯下,不是纺纱就是缝衫补裤。

父亲的心愿,母亲的委屈,我们记忆犹新。

父亲一生的心愿是好心做人。他最大的愿望,一是去一次广州,看看广州的变化和建设;二是有一个上海出品的挂钟。前者不实现便离我们而去。后者是在1980年秋,我去新会为集体购置手扶拖拉机时,用兑换券买了一个上海555牌挂钟,那天我从新会回到水口铺桥头下车时,他早在那里等候。当我将挂钟递给他时,他高兴得像小孩一样,紧紧把挂钟抱在怀里,直往家跑,到了家还久久不愿将它放下。

母亲一生最大的委屈是公社化大饭堂期间的一天,她向饭堂管理人员提出,餐间水都好,多放些,多分一勺米汤,不要让小孩太饿。就是一句建议,被评为“下游”。

子欲养而亲不待,当是人世间最痛心的遗憾。

父亲是在听到伯父去世的消息后,患上高血压多年。至去世前一刻的傍晚,二嫂还见他在哄着我二儿子玩,突然间老人家他头一歪,便驾鹤西去。我们兄弟遗憾的是,父亲生前,我们兄弟没有陪他到大医院治过病,当时全靠村医生,不然的话,也许他多享寿十年八年,而且兄弟们因工作、因会议未能为他老人家送终。

母亲也是一样,那天上午,我爱人在镇级卫生院陪着她吊针输液,她老人家在临走那一刻,还在不断地念着我们的名字,眼看她嘴一张,便永远离开我们。而我们兄弟几个在那时那刻也不在她身边,没听到她半句遗言。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网站法律顾问
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日报社(www.mm111.net )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广告业务咨询:13828687866 地址:广东省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市迎宾路156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  网站备案号:粤B2-20040638
0